提示

确定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聚焦广发

广发基金用FOF和智能投顾赛跑

2017-07-14来源:中国证券报

  采访王颂和他的团队当天,恰逢“天才棋手”柯洁与AlphaGo的人机大战,柯洁最终负于人工智能。

  赛果一出,王颂就与他的“高智商”团队讨论起来:在人工智能越来越发达的今天,我们在资产配置领域能够做些什么?

  显然,他的团队并不焦虑,曾在全球知名资产管理机构富达基金(Fidelity)担任核心投资人员的尹海影在今年加盟了王颂的FOF团队,他对此已经有所准备:“在大类资产配置里面,人工智能还难以取代人的分析和思考。”

  “但是人工智能发展迅速,未来我们必须要非常出色。”王颂对记者说。作为广发基金资产配置部总经理,王颂在FOF领域已然是一名“老兵”,如今,他带领的广发基金资产配置部正加速与人工智能进行赛跑,试图打造一套全方位的资产配置投资管理体系,推出2.0版本的新一代FOF基金。

  组合投资“老兵”

  对于国内的公募基金而言,FOF还是个新鲜事物。

  2014年8月8日起实施的《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运作管理办法》,确立了公募FOF的法律地位。

  2016年6月17日,证监会发布了《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运作指南第 2号—基金中基金指引(征求意见稿)》,意见稿中对公募FOF投资对象、基金费用、信息披露等内容,作了进一步规范和详细说明。这才标志着公募FOF开始真正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

  证监会公开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5月19日,去年11月份以来已有69只公募FOF产品上报,在当前公募基金产品整体审批趋严的背景之下,公募FOF产品则明显进入监管审批快车道。

  王颂对FOF的投资却并不陌生,在他近20年的投资从业生涯中,从一开始就与FOF结下了不解之缘。可以说,王颂恰恰是国内FOF领域的元老级人物。

  1998年,王颂进入平安证券自营部,开始了自己的投资生涯。2003年,王颂任职平安资产基金投资部,从那时候开始,就一直从事基金组合投资,带头创立了平安资产基金投资部的组合投研体系。

  在2003到2012年期间,王颂和他的团队管理最大资金规模高达600多亿,其间组合基金相对市场的超额投资收益超过300%。

  也是在这一时期,王颂开始搭建基金组合投研体系的雏形。从2008年开始,王颂跟他的团队建立了一个公募基金的数据库,除了对相应的基金进行量化分析,还提出对主动投资型基金的基金经理建立个人投资档案,将基金经理的风格、特点和能力数据化。

  “在我们的这套体系中,我们对每一位重要的基金经理都跟踪到位,当市场发生重大事件的时候,该基金经理的应对表现也会记录在案,通过这一档案,我们基本能够对基金经理的投资风格、应变能力作出判断。”王颂对记者解释道。

  王颂积累多年的这一体系也在广发资产配置部得以传承和发展,成为了广发FOF底层资产研究的基础。

  FOF 2.0需要新血液

  国内FOF这些年的发展相对缓慢,当前监管层大力推动公募FOF的发展,则是看到了FOF的优势。

  “FOF作为一种中等风险和中等收益的投资品种,刚好弥补了国内基金投资在股票基金和债券基金之间的投资断层,同时,更注重大类资产配置以及风险控制的FOF型产品也吻合了当前养老金的投资方向。”王颂说。

  广发基金也在很早就关注到了这一趋势,2015年,王颂带头组建了资产配置小组,并于2016年正式成立了资产配置部专门负责FOF业务。目前,广发基金资产配置部的研究团队覆盖了大类资产研究、底层资产研究、海外策略及新品研究和定增策略及另类研究四个层面,并建立了独特的资产配置投资管理体系,将FOF投研一体化。

  但王颂和他的团队认识到,传统的基金组合投资方法已经不能完全满足客户的需要,未来的FOF投资,应该是大类资产配置和基金研究的完美结合。要推进FOF向2.0时代挺进,还需要注入新鲜血液。

  今年,尹海影从美国归来,加入了广发基金的资产配置部,他的到来,给这个已经有着深厚研究基础的团队带来了新的活力,在加入广发基金之前,尹海影在全球知名资产管理机构富达基金(Fidelity)担任核心投资人员,他参与管理的全球资产配置组合在2010年到2016年7个年度中,年度回报率都稳定在6%~12%之间。

  广发基金资产配置部一方面继承精细的本地市场的研究框架,在宏观、资产分析等传统领域中深耕细作,强调研究的精细化,另一方面与海外实践经验的结合,也为这个团队带来效率和视野的提升,这对于FOF这种需要团队协作的产品类型意义重大。

  不担心智能投顾“抢饭碗”

  “分散风险、稳定增长,给你稳稳的幸福。”FOF的这一愿景与养老金的需求不谋而合,从海外FOF的发展历程看,FOF的发展也都得益于当地的养老金政策。

  目前,美国FOF的规模占公募基金资产规模的10%,按照中国公募基金规模8万亿的规模计算,国内公募FOF规模将有8000亿元左右的空间,发展潜力巨大。

  “FOF更符合散户的投资需求。”尹海影指出,海外FOF有近70%的客户比例都是个人投资者,随着市场的逐渐成熟和机构投资者比例的增加,个人投资者会更愿意选择一些中等风险收益的产品,这也是FOF产品设计的初衷。

  王颂指出,对于FOF产品而言,广发基金不仅提供了产品,也提供了服务,为投资者同时解决了资产选时和品种选择两大问题。

  比如,在遭遇股灾的时候,很多持有股票型基金的投资者遭遇了巨大的损失。在FOF的体系内,策略本身就会根据市场估值和市场情绪将资产逐渐转出风险最大的资产类别,配置到风险相对较小的品种当中,为投资者解决择时的问题。

  “99%的科学加上1%的艺术”,对于广发资产配置团队而言,资产配置的重任也不仅仅是交给一套投资系统那么简单。因此,对于智能投顾的挑战,尹海影表示目前“并不担心”。

  尹海影指出,在大类资产配置当中,机器很难取代人类的思考。电脑可以对每个资产进行单一分析,但是需要对资产进行汇总配置的时候,则需要人的经验进行分析,而这个层面计算机很难取代。尤其在国内市场当中,政策对市场的影响相当大,这些都不是机器可以进行分析的,因此在资产配置领域,更需要的是专业高效协同能力强的团队。

在线客服 广发基金APP更专业,更懂你,扫一扫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