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确定

首页 > 基金课堂 > 投资者教育 > 反洗钱 > 反洗钱资讯

央行穿透式监管反洗钱,银行更忙了

2017-01-03来源:搜狐新闻

  央行对于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的监控进一步收紧。央行在元旦节假前下发新规,将大额现金交易的人民币报告标准由“20万元”调整为“5万元”,并首次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等纳入责任主体范围。对于如此穿透式监管大额现金交易,意在控制洗钱风险,同时对稳定汇率。对此,有分析人士指出,对于普通消费者的体验没有影响,但是会增加小型支付机构的成本压力。

  上报起点大降15万元

  12月30日,央行对外发布《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此次《管理办法》将大额现金交易的人民币报告标准由“20万元”调整为“5万元”。

  对此,央行表示,我国反腐败、税收、国际收支等领域的形势发展也要求加强现金管理,防范利用大额现金交易从事腐败、偷逃税、逃避外汇管理等违法活动的风险。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院董希淼表示,央行此次修订主要因为形势发生了变化,需要制定更加严格的标准。他解释,考虑到目前经济发展形势发生变化、犯罪分子手段升级以及恐怖主义兴起等,提高申报的标准,既是加强监管的需要,也符合现实需求。

  在跨境交易方面,自然人通过银行机构利用现金或转账方式向境外汇款1万美元,则办理业务的银行机构需将此交易作为大额交易上报。以人民币计价的大额跨境交易报告标准为“人民币20万元”。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随着沪港通、深港通等业务逐步推进,境内居民个人跨境业务逐步放开,居民个人跨境人民币业务会更加频繁,设计专门的人民币报告标准,便于监管部门及时掌握人民币跨境交易数据,开展风险监测。

  除上报标准调整之外,央行在交易报告的要求以及要素等方面都进行了明确额规定。具体来看,《管理办法》明确以“合理怀疑”为基础的可疑交易报告要求,新增建立和完善交易监测标准、交易分析与识别、涉恐名单监测、监测系统建立和记录保存等要求,同时删除原规章中已不符合形势发展需要的银行业、证券期货业、保险业可疑交易报告标准,并且新增规章适用范围、大额跨境交易人民币报告标准等内容。此外,对交易报告要素内容进行调整,增加“收付款方匹配号”、“非柜台交易方式的设备代码”等要素,删除“报告日期”、“填报人”和“金融机构名称”等要素,设计了要素更加精简的《通用可疑交易报告要素》。

  《管理办法》于2017年7月1日生效实施。对此,央行表示,考虑到金融机构进行制度修订、交易监测标准自建及系统改造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管理办法》在发布后、生效实施前,给予了金融机构半年时间的过渡期。

  央行还表示,为指导金融机构有效执行《管理办法》,将尽快发布配套的规范性文件,明确可疑交易接续报告、可疑交易分析报告流程等具体工作要求,发布金融机构制定交易监测标准的相关指引,指导金融机构做好建立健全交易监测标准、完善交易监测系统等工作,加强对中小金融机构的指导和培训。同时,央行将发布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要素的具体报告格式和填报要求,指导金融机构做好交易报告数据接口及相关系统开发工作。此外 ,央行也正在建设反洗钱监测分析二代系统,为开展大额和可疑交易报告监测分析提供更强大的系统支持。

  非银支付首次纳入

  《管理办法》的另一大亮点在于适用范围的扩大,并且非银行支付机构首次被纳入责任主体范围,这意味着,支付宝、微信支付等都将受到此次新规的影响。

  《管理办法》适用于政策性银行、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农村信用社、村镇银行,证券公司、期货公司、基金管理公司,保险公司、保险资产管理公司、保险专业代理公司、保险经纪公司,信托公司、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企业集团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汽车金融公司、消费金融公司、货币经纪公司、贷款公司。央行还特别强调,《管理办法》也适用于非银行支付机构。

  目前,央行对非银行支付机构应当履行的反洗钱义务,还有更为具体的要求,例如《支付机构反洗钱与反恐怖融资管理办法》(银发〔2012〕54号)。《管理办法》生效实施后,央行将根据实际情况,修订完善对非银行支付机构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要求。

  在分析人士看来,随着网络支付日益普及第三方支付平台已经成为洗钱“黑洞”,责任主体扩容至非银行支付机构很有必要。央行数据显示,第三季度,非银行支付机构处理网络支付业务440.28亿笔,金额26.34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06.83%和105.82%。根据易观数据显示,支付宝和财付通(包含微信支付、QQ钱包)分别占据移动支付交易份额前两位,两者在2016年三季度的市场规模占比分别为50.42%和38.12%。

  董希淼表示,非银行支付机构首次纳入报告主体,符合现在支付结算领域结算的情况。在小额支付结算领域,第三方支付占得比重比较大,消费者包括犯罪分子使用第三方支付非常普遍。如果不纳入,会存在漏洞,给一些犯罪分子可乘之机。而事实上,也发生过犯罪分子通过第三方支付进行洗钱的案例。

  苏宁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薛洪言表示,第三方支付企业尤其是大型支付机构早就开始履行反洗钱职责,近年来也先后有第三方支付机构因反洗钱工作不力受到处罚,此次在《管理办法》中对第三方支付的反洗钱职责进行再次统一明确,有利于更好地推动反洗钱工作在银行机构和第三方支付机构之间形成统一防线,确保相关工作效果。

  事实上,此次《管理办法》也给不少小型第三方支付机构带来压力。薛洪言指出,一些小型支付机构在开展反洗钱工作的部署、建立反洗钱系统等方面相对滞后,《管理办法》的出台使得这些机构面临一定的合规整改压力,甚至会进一步提高其生存门槛,加速行业分化洗牌。

  无碍消费者体验

  事实上,消费者最为关心的问题是,新规是否会对转账等交易产生影响?薛洪言表示,从对用户的影响来看,包括第三方支付在内的机构主要通过反洗钱系统来自动监测可疑交易,用户层面基本是无感知的,不会对客户体验带来明显影响。

  一位股份制银行也表示,报告起点降低并不意味着超过5万元的交易容易受阻,银行仍会正常受理,但会对一些高频小额的资金往来多加监测,新规主要扩大银行的监测范围,但对普通消费者影响不大。

  此外,也有人士提出,超5万元现金交易就需上报会增加监控成本。董希淼认为,此次制度的出台,会给给相应的金融机构以及第三方支付机构,带来一些成本压力。相关机构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来减少成本,此外,承担这些成本也是相关机构在反洗钱工作方面应尽的义务。

  在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看来,大额交易的监控主要通过央行反洗钱系统,上报起点提升后,会加大上报量,但交易成本不会有太大提高。央行此次新规主要是反洗钱的需要,此外,近来,境外包括汇率方面有一些资金跨越境内外随意出入,甚至有些进行投机性行为。央行此举通过反洗钱的方式,在打击非法资本外流、保持汇率的稳定等方面也会有所帮助。

在线客服 广发基金APP更专业,更懂你,扫一扫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