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确定

首页 > 基金课堂 > 投资者教育 > 普法教育 > 普法资讯

中澳联合追逃关闭腐败分子的“天堂之门”

2014-11-27来源:新华网

  新华网墨尔本10月21日电(记者宋聃徐俨俨)连获四任世界最宜居城市桂冠的澳大利亚第二大城市墨尔本曾一度是部分中国经济犯罪人员的理想逃亡地,但随着中国将反腐行动推向国际,一场前所未有的中澳联合追捕行动拉开序幕,腐败分子“逃脱升天”的美梦正在化为泡影。

  澳大利亚各主流媒体近日关注中国反腐动作向海外推进,尤其是在抓捕潜逃至澳大利亚的涉嫌贪腐的前官员事宜上达成协同作战,澳媒认为此举显示中国政府反腐的空前决心和力度,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20日报道,中国警方同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展开“前所未有的”合作,将在未来数周内控制中国涉贪官员在澳大利亚的非法资产,其中不乏已经获得澳大利亚永居身份多年的在逃涉贪分子。

  墨尔本一不愿透露姓名的移民咨询公司负责人对新华网记者说:“以今年春节为节点,从国内来的人一下子激增了很多。我很熟的地下钱庄老板们说,这批人带来的资产是此前的十倍不止。他们人未到,钱先到,通过香港、新加坡的公司转账、地下钱庄等各类渠道把巨额资产转移进澳洲之后,一股脑涌入地产市场,疯狂购置物业,墨尔本市中心的地价已经被推高了3倍。”

  这位负责人透露,自从中国展开反腐行动以来,公司接到的相关咨询显著增多,其中不乏各层级的政府官员,“通常他们的咨询都很隐晦,打着咨询投资的名义。虽然无法核实,但有的人身份显赫。很多人只求迅速拿到(永久居留)身份,不在乎花多少钱,他们在国内的资产来源不言自明,都是‘快钱’,来得容易因此不在乎。”

  为吸引亚洲尤其是中国富豪,促进本国经济发展,澳大利亚政府明码标价,向中国富豪们打开移民快速通道。

  2012年11月澳洲开始实施“500万签证”,这位负责人说,这份被很多潜在贪官视为天堂门票的签证暗藏玄机,对于那些贪官来说,政府这个政策有“先引进门来,再关门打狗”的意味。

  2014年3月,澳大利亚移民与边境保护部宣布开始对该签证实行审查,此后要求主副申请人都要在澳大利亚住满180天,这意味着他们可以被定义为税务居民,政府可以向他们征税。有客户拿到永居身份之后,从国内打来几百万,被税务局要求交代款项来源,因为无法做出合理解释,被默认为境外收入,结果不但要补税还要缴纳罚款。

  据记者了解,对于已经获得永居权的移民,澳大利亚税务局一旦发现他们从境外转入澳洲、但未申报的款项,就会询问款项来源,如果税务局得不到及时满意的答复,款项会被默认为收入,随即进入纳税环节,税金高达转入款的46.5%。此外,税务局还要征收利息和罚款。

  除此之外,良莠不齐的移民中介公司也盯上了这批“急于过江”的“大鱼”。因为担心暴露,为了规避风险,很多人只求速成,没有时间和精力甄别中介的资质、信誉等等。个别中介公司抓住这种心理,虚报物业及各项相关手续价格,有的甚至以高出应有价位数倍的价格出售给客户。

  而随着中国反腐力度向海外推进,对贪官们来说,这条原本就充斥陷阱和荆棘的逃脱升天之路将会愈发走不通。

  而据另一位从事财会税务方面的业内人士透露,国内反腐行动展开以来,咨询办理签证的电话一度很多,“之前因为澳大利亚税务局对大数额款项的动向盯得紧,1万澳元以上的资金就会被盯上,这里银行系统又极其透明,原本不是携带巨款的贪官们的首选。但自从国内反贪腐运动以来,(这方面)咨询电话一下子多起来。很多都是询问怎样不让人知道的情况下获得(澳大利亚永居)身份的。”

  这位从业经验8年的人士说,由于这类案子“太棘手”,这家会计师事务所不得不拒绝了很多急切的请求,“当然还是有事务所愿意铤而走险,接下了这些活,据我所知,有些人‘借船出海’,合伙集资以公司名义通过投资实现身份落地。”

  这些人事先在国内成立公司,然后以投资名义在悉尼、墨尔本等城市大肆购置房产,然后击鼓传花,高价转手给后来的中国人和留学生。

  更多的是先将子女送到澳大利亚读书,将财产逐步转移到子女名下,购房置业,待子女毕业工作并取得永居身分后,顺理成章完成身份和财产属性的双转换。

  这位在墨尔本从事多年移民咨询工作的负责人认为,随着两国警方联手协作,以案情重大的嫌疑人为首要目标展开带有追溯性质的追赃捕人行动,很多获得身份多年、低调潜伏下来梦想相忘于江湖的贪官们的好梦做不下去了。

  作为继美国和加拿大之后中国外逃经济犯最青睐的三个国家之一,澳大利亚近年来有后来居上的趋势。阿博特政府14日推出了“高端投资者签证”:从明年7月始,海外富豪投资1500万澳元(约合1315万美元)即可在一年内获得澳大利亚永久居留权,而且没有居住要求。

  澳大利亚著名华人留学移民中介新石器移民公司总经理李伟认为,此次澳大利亚“提价开闸”势必吸引更多中国资金涌入澳洲,而对于蠢蠢欲动的贪官来说,向他们打开的不是天堂之门,中国和澳大利亚都加入了《联合国反腐公约》,中国可以据此提出引渡要求,通过两国进一步加强合作力度,形成合围之势,使贪污腐败分子在海外没有容身之处。

  

在线客服 广发基金APP更专业,更懂你,扫一扫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