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确定

首页 > 投资观点 > 股市观点

养老基金改变中国资本市场生态?11年华尔街精英怎么说

2018-09-05来源:陆家嘴杂志

  华尔街有一句名言,“You have to be out to be in”,非主流者才能入流。

  在海外投资市场的波浪中,量化投资的崛起让一大批数学、物理等“非主流”专业出身的人才迅速抢占了投资领域,成为华尔街不容忽视的中坚力量。

  在这一趋势当中,拥有布朗大学应用数学博士学位的金亚在一次机缘巧合当中开始思考自己事业的方向:是继续深入数学专业,还是以“非主流”身份,在投资领域做一番新尝试呢?金亚选择了后者。

  2006年,金亚进入赫赫有名的富达基金全球资产配置部,基于自己的专业优势设计了一种高度系统化的投资流程和方法。任职投资经理期间,他管理的养老基金资产约 200 亿美元,管理组合全部实现正收益,其中风险等级最高的两个组合,管理期间的年化收益均在9%以上,且同时获得晨星3年期和5年期的五星评级。

  在投资事业蒸蒸日上之际,金亚做了第二次重大抉择,从华尔街回到国内,加盟广发基金资产配置部,服务国内养老投资事业。

  投身国内养老基金事业:“这是最好的时代”

  从富达到广发基金,金亚选择回到国内发展养老目标基金,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他看到了国内潜力巨大的养老金市场。

  有着“目标日期基金之父”之称的郑任远是金亚在富达基金的“入门之师”。郑任远近年来对中国的养老金市场颇为关注,多次到访中国之后,郑任远也向金亚表达了他对国内养老事业的看法。

  在郑任远看来,中国有着庞大的人口基数,养老市场空间特别大,是一个相当有潜力的市场。但是,目前中国在养老金管理方面,特别是目标日期基金方面的经验相对较少。“如果能够把国内养老基金这件事促成做大的话,将会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今年4月,金亚在回国探亲期间,与国内机构、同行进行了多次交流,他看到,资产配置在国内公募基金行业还处于一个新兴阶段,存在很大的提升空间,而自己多年来在海外积攒的丰富投资经验在国内大有用武之地,不失为一次施展拳脚的好机会。

  回美国的前一天,金亚与广发基金高管一见如故,接受了邀约,很快便加入广发基金资产配置团队,并于不久前正式履新广发基金资产配置总监,成为团队的领军人物。广发基金较早搭建资产配置团队,形成了宏观与中观、定量与定性、海外与国内背景的三大特点,金亚认为,多元化的成员背景,为团队成为国内领先的资产配置队伍提供了基础。

  “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金亚说,国内目前对养老金的管理十分重视,FOF的出台、养老政策的推进,都表明了政府对养老金管理的支持,而从美国市场的经验来看,政府的支持是养老基金发展的必要土壤。

  养老基金在国内要得到良性的发展,金亚认为,首先需要得到政策方面的支持。

  第二,金亚认为,对于养老基金的投资,还需要形成一种“默认的机制”,引导投资者持续长期地投资养老基金。

  美国在上世纪70年代推出401(k)制度以来,由于个人面对过多的产品不会选择而将养老金闲置或者选择了不适当的养老金融产品,影响了401(k)养老金的发展。为此,美国劳工部在2006年出台的《养老金保护法案》中推出了养老金合格默认投资选择(Qualified DefaultInvestment Alternative, QDIA),雇主可以免责将雇员的养老金投向这些产品。

  金亚指出,QDIA可以帮助投资者克服人性惰性,引导将养老资金投资于适合的、长期的退休储蓄产品,促进了养老金规模的持续增长。

  “国内也可以借鉴这些经验,推动养老基金的长期投资。长此以往,资本市场的生态环境也会得到改善。”金亚说,中国资本市场的波动性较大,一旦有稳定持续的养老金源源不断地进入市场,会帮助改善资本市场的投资者结构,投资者的风险意识增强,市场也会逐渐变得更加稳定。

  用数学解决投资问题

  在过去11年期间,金亚在富达基金从事的也正是养老基金方面的研究与投资。

  事实上,在2006年进入富达基金的时候,金亚并非金融专业科班出身,而是一名严谨的数学博士。

  在布朗大学,热爱数学的金亚一路从研究生读到了博士,期间,他一直思考着如何将严谨的数学应用到某个领域当中。做毕业设计的时候,金亚尝试着将数学与计算机相结合,做了模型匹配方面的研究。与此同时,他还修读了经济学硕士,开始研究数学与投资方面的关系。在一次暑假实习当中,金亚在纽约一家对冲基金接触到了定量分析,并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也为自己后来走上投资道路埋下了伏笔。

  2006年,富达投资的投资高级研究顾问郑任远亲自到布朗大学招聘,当时就相中了金亚,他跟金亚描述了自己在养老目标基金方面的研究,并指出,这是一个需要严谨数学方面的大量研究来支持的话题,很有挑战性。

  金亚思索了良久,认为自己从数学这个角度切入投资领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尝试,便在郑任远的带领下进入富达基金,开始数学与养老目标基金之间的分析与研究。

  任职富达基金的11年期间,资产配置研究、基金管理、战略产品设计是金亚的三大主要工作内容。金亚做过大量的资产配置研究工作,策略覆盖范围既有长期限的养老产品又有短期的战术资产配置产品,累计覆盖资产约5000亿美元。常年的多方位的研究让金亚对全球各类资产有了清晰而系统的认识。从2013年开始,金亚将资产配置和基金选择的量化模型应用到近200亿美元的目标风险基金。

  凭借着多年的积累和优异的研究成绩,金亚从富达基金众多分析师中脱颖而出,成为全球资产配置组中第一个提拔为基金经理的人选,并展现了其在基金管理方面的才能。自2013年初至2017年9月底,金亚参与管理五个全球资产配置基金,管理资产约200 亿美元。在这段期间,金亚设计了一个高度系统化的投资流程来在投资中取得超额收益,使得其管理的基金组合均获得稳定的超额收益。

  从绝对收益看,自2013年初至2017年9月底,亚管理的五个组合近5年累计回报分布为18.22%至65.49%不等,其中四个组合年化回报在7%以上,最高风险等级组合年化回报11.25%,位列同类前5%。从相对收益排名看,有三个组合在晨星3年、5年综合评级均为5星(TOP10%),全部组合获4星以上评级(含)。

  数学背景出身的金亚尤其重视产品设计背后的风险控制,他曾管理的各个组合收益波动与其风险等级相匹配。数据显示,这五大组合的市场弹性按其风险等级依次抬高,但是夏普比率均在1.20左右,各组合投资性价比高度一致。

  海外养老目标基金如何“洋为中用”?

  8月6日,首批14只养老目标基金正式获批。此次获批的养老目标基金的投资策略主要分为两大类,目标日期策略和目标风险策略。

  其中,采用目标日期策略的基金被称为目标日期基金,也称为TDF,该类基金是以投资者退休日期为目标,根据不同生命阶段风险承受能力进行投资配置的基金。采用目标风险策略的基金被称为目标风险基金,也称为TRF,是根据特定的风险偏好来设定权益类资产、非权益类资产的配置比例的基金。

  “这两种策略在海外已经运作很成熟了,这方面的思想是可以借鉴的。”金亚指出,但是,中国的人口结构和人口行为、资本市场风险收益属性跟美国不一样,在设计养老目标基金产品的时候,不能够完全照搬,一定要根据中国的国情进行设计。

  在金亚看来,设计任何金融产品的思想是要解决实际问题,这个问题可以是养老、教育或者医疗,对于基金公司而言,应该想办法提供一个解决方案,通过资产配置的方式,最终达到投资者预期中的目标。正是在这样的理念下,金亚和他的团队努力尝试将国内外先进的投资方法进行融合,结合国内外有效的配置和基金研究方法,如经济周期理论、市场状态理论、因子配置理论和动量理论等,寻找贴近中国市场的独特研究方法,追求最佳风险收益比。

  风险提示:本产品为养老目标基金,“养老”的名称不代表收益保障或其他任何形式的收益承诺。养老目标基金为非保本产品,可能发生亏损,基金管理人承诺以诚实信用、勤勉尽职的原则管理和运用基金资产,但不保证基金一定盈利,也不保证最低收益。投资人购买基金时应详细阅读基金的基金合同和招募说明书等法律文件,了解基金的具体情况。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基金的业绩和其投资人员取得的过往业绩并不预示其未来表现,也不构成本基金业绩表现的保证。基金投资需谨慎。 

相关阅读

在线客服 广发基金APP更专业,更懂你,扫一扫立即下载